地上屋堂
夜半酒香漾

喜爱泛滥成灾也会使人生厌

长久的憎恶同样无趣至极

“不要再说狼和羊了吧!我觉得猫可以同时代表它们两个。”

众人开始欢呼,一面拍手称赞。他们走上前打开了老者脚下的竹笼,捧出里面的猫,将它高高举起。

“再合适不过!瞧它又馋又懒,又软又凶!”

等我产粮了再写置顶吧?

这不是设问句【好冷


“说实话,我并不介意拖的再久一些。时间、年龄、纪念日,在存活面前,早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名词了。为了活命,新年到来时我们在高速公路上逃窜;为了活命,我们在结婚纪念日那天飞过日界线,完美地跳过了3月4日。所以只是为了生命不息,我完全可以再多存在一年两年五年十年。”

“但只要想到那个30变成了31,无论怎么看都非常刺眼。我们撑到现在,也许是想证明自己不同凡响,也许是无聊,也许不为什么。不过我终于看到了其中的意义——只要一颗子弹,我们就会永远停留于此。无关于时间年龄纪念日,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巧合。”

说完他对准自己扣动扳机,杀死了所有人。

沉默

文在写的

爬墙也好圈子冷了也好,我仍然爱亚瑟·柯克兰和王耀

再加一条还活着

诸位放心

只剩两个月零几天啦
总不好让无用的十六岁延续成无能的十七岁吧

1 / 2

© 舒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