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上屋堂
夜半酒香漾

2019 活下去

找到了迄今为止还没有自杀的理由——我对传统的葬礼厌恶到了极点。这样的厌恶在心脏的暗处滋长着,居然超过了我对存活在这样一个世上的厌恶。

一个皱纹堆着灰尘的臃肿老人,先脱掉你死去时穿着的衣物,然后用布擦你的身,再一层层地给你套上寿衣,动作极缓慢,一边用虚假的悲痛语气念念有词、高声祝祷,让你的尸体在近一个小时内不得宁静,并暴露于人群的注视下。那样可怕的、折磨人的仪式令人恐惧,我不希望参加这样的葬礼,尤其是位于逝者的位置上。还有被灵车载着的颠簸、被推进去火化那一瞬周围人迸发的哭声、被装进材料不明的骨灰盒里、被泥水匠封死在狭小的大理石间、被上香被跪拜等等等等,全都叫人恶心。

如果身体完整地死去就要被...

勉强算是总结的东西

就在前几天,2018年的最后几天,我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年,或者说高中的三年,过的究竟有多失败。

恍然大悟后惊觉朋友已不足称作朋友,好不容易喜欢上的人成为了别人的所有物,无数的人跑过我的面前去追逐他们的梦想,而我还在原地踏步,以及自暴自弃。所有承受过的苦难与绝望没有使我成长,反而拖垮了我本就不那么健康的身体,磨去了以前攒下的少得可怜的意志力,我发现自己只是越来越迷茫,也越来越脆弱,一点点的否定与自我怀疑就会让我有倒地不起的想法,可对“我又开始想到‘去死’”的恐惧也越来越强烈。综上所述,我真的越来越懦弱了。

可能是一打开lof的输入框就会产生深深的无力感,我无法准确地写出自己的所思所想,无论文还...

喜爱泛滥成灾也会使人生厌

长久的憎恶同样无趣至极

等我产粮了再写置顶吧?

这不是设问句【好冷


“说实话,我并不介意拖的再久一些。时间、年龄、纪念日,在存活面前,早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名词了。为了活命,新年到来时我们在高速公路上逃窜;为了活命,我们在结婚纪念日那天飞过日界线,完美地跳过了3月4日。所以只是为了生命不息,我完全可以再多存在一年两年五年十年。”

“但只要想到那个30变成了31,无论怎么看都非常刺眼。我们撑到现在,也许是想证明自己不同凡响,也许是无聊,也许不为什么。不过我终于看到了其中的意义——只要一颗子弹,我们就会永远停留于此。无关于时间年龄纪念日,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巧合。”

说完他对准自己扣动扳机,杀死了所有人。

沉默

文在写的

爬墙也好圈子冷了也好,我仍然爱亚瑟·柯克兰和王耀

再加一条还活着

诸位放心

1 / 2

© 舒洋 | Powered by LOFTER